心疼!施廷懋备战时一度抑郁:内心有两个自己打架

东京8月1日电(记者 张素 杜洋) 尽管已是“金满贯”,但老将施廷懋还是在这个奥运周期向金牌发起了冲刺,并最终在东京收获了双人、单人3米跳板各1枚奥运金牌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鲜为人知的是,施廷懋在备战时一度抑郁。今日她才吐露说,当时内心有两个自己在打架,一个说已经是奥运冠军不必再拼,另一个却对跳水难以割舍。在心理医生及众人的帮助下,她才走了出来、坚持下来。

没有放弃的懋懋在东京如愿以偿。人生也将充满阳光。

延伸阅读

这个重庆妹子拿了4个奥运冠军,用奖金给父母买大房子,还是博士研究生!

处女座的施廷懋在8月底就将迎来自己30岁的生日,而立之年的她送给了自己一份大礼——两块奥运会跳水项目的金牌。作为这支“梦之队”的元老级人物,这很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奥运之旅,这个结尾,就如同她跃起落入水池那一刻,堪称完美。


东京奥运开赛两天后,作为中国跳水队最大的夺金点之一,施廷懋和王涵站上了女子双人3米板决赛。两人都是今年年满30,这个年纪在跳水队中实属“罕见”。和那些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不同,她们脚踝上一圈又一圈的绷带,似乎在诉说着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大器晚成的施廷懋在21岁时才入选国家队,她自己笑称,一进国家就已经是“老将”了。这并非玩笑,在年轻孩子云集的跳水队,施廷懋甚至比很多已经退役的跳水运动员还要年长。


入选国家队后,凭借个人项目的突出实力和与队友的完美搭配,从2013年开始施廷懋就在世界大赛上未尝败绩,包括两年一届的跳水世界杯、游泳世锦赛以及四年一届的亚运会和奥运会。东京奥运会之前,她已经在女子3米板和女子双人3米板项目上赢得6个世界杯冠军,7个世锦赛冠军和2枚奥运金牌。东京之旅,她又完美收获两金,职业生涯世界冠军数来到17个。对于她而言,东京奥运会的金牌,或许就是自己的告别纪念。

但谁都没有想到疫情来了,所有的一切都打乱了施廷懋的计划。身上的伤一直在折磨着她,四年来无论是身体、技术还是心态上,都把目标放在了2020,突然多出来一年的时间,让她有那么一刻甚至怀疑过自己是否还能赶得上东京奥运会。按照道理说,在这个年纪参加奥运跳水项目,着实年纪有点大了,自己又拿过奥运冠军,所以为什么非要想再到东京奥运去争金牌呢?


“能让人变强的从来不是金牌,是通往这块金牌的路上一次次直面困难和问题并勇敢战胜它们。人在顺境中做到相信自己很容易,但在逆境中还能相信自己,这可就不容易了。”施廷懋站在有些空旷的国家队跳水训练馆里,望着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,她突然有些陌生感。

新冠疫情导致的奥运延期给施廷懋备战带来很大影响。这个始料未及的意外,让咬牙准备了四年的她甚至一度不能完成系统训练。这一年来,比起更年轻的队员们利用时间成长和调整,施廷懋和王涵在跳水队里最怕事情就是看着东京奥运的倒计时牌,想着“千万千万不要受伤啊!”挑战还不只是身体方面,由于此前的训练计划和状态调整一直是针对2020年,时间的变化,让这一切都在瞬间归于原点,而她最后的选择是再次从头练起,日复一日地坚持,一步一步调整自己的状态。

为了奥运准备工作的顺利进行,在奥运前一个月,这里只剩下了参加奥运会的十名队员,这其中有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小妹妹,也有和自己配合多年的同样30岁的王涵。但在这个场馆里,除了不停发出的跳板撞击声和落水声,就只有教练的大声吆喝,所有人,在奥运前的压力都如同这座场馆一般沉闷。

东京奥运会期间,有施廷懋和跳水队的比赛时,爸爸施晓林和妈妈蒙镜碧都会陪着爷爷一起观战,里约奥运会夺冠以后,重庆的施家从两路口桂花园的一室一厅搬到了北滨路,这里终于能放一个书柜,专门装施廷懋那重重的的一大袋子奖牌。施爸爸曾经展示过女儿获得的奖牌,一称重,超过20斤!


2010年,施廷懋拿到亚运会冠军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“拿到奖金后为父母换房子”,而当时施廷懋父亲施晓林的想法是“先存起来,等你拿到奥运冠军再买”。2014年,施廷懋在北滨路购置了一套大房子,不过因为一直没时间回来忙装修的事,父母还是住在老房子里,直到2016年拿到奥运金牌,施廷懋才回到重庆敲定了装修事宜。

几年前父母就已经退休,闲时整理施廷懋获得的各项荣誉,是他们的一大乐事。奖杯、奖牌、参赛证,还有施廷懋从各地带回来的纪念品,都被父母分门别类放在了书柜里。但在这个家里,施廷懋的生活痕迹很少,相册也基本只有她九岁以前的照片,全家人甚至没有一张10岁之后的合影。

施廷懋四岁那年,重庆体委到幼儿园挑选练体操的好苗子,把她选中。1997年重庆市第一届青少年运动会,6岁的施廷懋就获得了体操项目的两个第一名。但后来因为体操队解散,七岁那年,她又改练跳水。


家里人知道运动员的辛苦,开始的并不是十分赞同她走这条路。因为心疼,施廷懋练体操一个星期过后,爸爸才敢去看她训练。看到别的孩子要拉韧带,都被教练“整”哭了,自己的孩子就没有哭。爸爸问施廷懋:“为什么你她没有哭?”七岁多的施廷懋说,“哭有什么用,该练还得练。”爸爸又问,那你喜不喜欢呢?施廷懋说:“喜欢!”从那时开始,家里人就再也没有反对过她练体育,全力以赴地支持她。

2000年,10岁的施廷懋第一次离开重庆到北京训练,一待就是六年。想父母了,就用公用电话给爸妈打个电话,五毛钱一分钟。没有钱的时候,还会找队里的姐姐借钱打电话。


出来的时候10岁,再回家已经16岁了。六年,家里有了很大的变故,施廷懋的外公和婆婆都去世了。当时她就告诉自己,“必须要做出点成绩,不然也对不起这么多年的付出。”

施廷懋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,只有到了星期天,一家人才能通过电话远程说说话。有个印着与父母合照的抱枕,曾经陪伴施廷懋好多个夜晚。妈妈也每次都问她在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,她总说没有,叫我们放心,“反正队里有医生,有饭吃,生了病也有医生,妈妈你别担心。”施廷懋反复这样说着,报喜不报忧。

父母也很少去打扰她,爸爸有一个充满年代感的笔记本,施廷懋的每一次比赛完了之后,他会把女儿的名次和分数一笔一画记录下来,跟上一次进行对比,掌握她的思想和她的心态,还有她的技术。里约奥运会结束时,有重庆当地的记者在采访时问施爸爸:您懂跳水吗?施晓林回答:“这不是懂跳水,这是作为一个家长最简单的对孩子成长的判断力。”


实际上在里约奥运会夺金前,施廷懋一家的生活环境并不好,在重庆老家的房子只有50平方米,她比赛所得的奖牌都是用塑料口袋装着的。施爸爸解释说:“家里连她的房间都没有,哪里还有什么地方放她的奖牌。等以后有了大房子,再给她做个荣誉柜。”

全家人对于她在体育道路上的支持不言而喻,就连年迈的爷爷也有自己的想法。成为跳水运动员前,施廷懋还有个曾用名叫施廷婷,改练跳水后,爷爷觉得原来的名字和跳水气质不搭,把她的名字改为施廷懋,“廷”是国家的意思,“懋”是勤奋努力。施廷懋的父亲说:“‘廷懋’的寓意就是希望她努力为国家多做贡献!”


向来低调的施廷懋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夺冠之后,让人意外地对着电视机镜头喊出了:“属于我的时代已经到来!”回过头看来,她确实实现了这句豪言。

翻开施廷懋的跳水履历,是让很多人羡慕的描述:2011年,获得上海世锦赛跳水女子一米板决赛中获得冠军,成为第一位以地方队员身份夺得世锦赛金牌的中国跳水运动员;2012年,她入选国家跳水队。2013年,施廷懋在巴塞罗那世锦赛跳水女子双人三米板中夺得金牌;2014年,囊括世界杯跳水女子三米板、仁川亚运会女子一米板等多项赛事的金牌;次后的喀山世锦赛、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、亚运会、游泳世锦赛等均在三米板上拿下冠军,2019年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在韩国光州,女子双人3米板决赛中,施廷懋/王涵以342分毫无悬念夺冠,为中国队实现世锦赛该项目十连冠。

“有人说我是大器晚成,但我觉得晚一点不是坏事,有时候年少成名,也会容易迷失。”施廷懋说,“虽然进国家队晚,但我这一路还是比较顺利和幸运的,因为还有很多人训练多年,也没有入选国家队。”施廷懋说,“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,取得的成绩不仅靠自己的努力,还有团队的付出。无论是做运动员还是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,我都必须保持谦虚的态度。”


里约奥运会后,两位奥运五金王陈若琳和吴敏霞相继宣布退役。正如当年吴敏霞从郭晶晶手中接过“一姐”称号一样,施廷懋在当时实际上已成为了新的“一姐”。而在奥运会之后,无论是媒体、专业人士还是体育主管部门,都更多地称她为“中国跳水领军人物”。

但按照中国跳水一直以来的传统,至少要拿到两届奥运冠军,才有资格被称为“一姐”,细数之前的“一姐”,除了高敏退役早,伏明霞参加了三届奥运会,郭晶晶、吴敏霞更是参加了四次。东京奥运自然成为施廷懋证明自己的机会,30岁的她深知,这也是最后一次。

之前的施廷懋戴着耳钉,穿着最新款的球鞋,在左臂内侧还有一个不太显眼的纹身。雅加达亚运会时,她在赛场外手里还一直拿着一个防水的GoPro摄像机,记录着自己在亚运村、游泳馆的所见所闻,甚至还自拍了一段自己在水底畅游的视频,做着各种鬼脸表情,显得十分轻松惬意。她会说自己是有个性的重庆妹子。


三十而立,她早已去除一些和年纪不相符的标签,只有带着伤病拼尽全力的想法,和最后拿下金牌的目标。

作为西南大学的博士研究生,在拼下这块奥运金牌之后,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施廷懋在东京奥运结束之后,最希望的还是回归家庭生活,“有时间,我想跟家人一起去旅游。还有就是要拍张全家福,长这么大,还没有拍过全家福,挺遗憾的。”

天下足球 直播吧 比分365 比分网 NBA篮球比分直播吧 体育 NBA中文网 JRS直播 搏击直播 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