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,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过去两日,中国的两位名将潘愚非和宋懿龄先后无缘东京奥运攀岩项目决赛,尤其是女选手宋懿龄的出局让人惋惜。

作为现世界排名第五的速度赛选手,宋懿龄在率先进行的速度赛中排名第三,但在抱石和难度赛中发挥不佳,未能抢下一张晋级决赛的门票。

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赛事设置不合理?

赛后,宋懿龄透露自己的速度赛第一爬出现一些失误,导致左肩旧伤复发,直接影响了自己之后的比赛。

但是,在受伤的情况下宋懿龄完成第二爬后,速度赛成绩依然达到了7秒46。

看上去,除了伤势之外,对于她来说,更加致命的是东京奥运会攀岩比赛的项目设定——最终成绩包含速度、抱石和难度三项,要想取得好成绩,必须在三个小项中齐头并进,而这样的项目设定让大多数参赛选手都感到困惑。

当下,就有不少参赛选手对这样的安排提出了质疑。

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澳大利亚选手汤姆·奥哈洛兰表示:“这是一个相当残酷的布局,就好像让只训练单项的田径运动员突然去比赛铅球、100米和1500米几个完全不同的项目。”

美国选手科尔曼也持相似的观点,“奥运会的设项和常规的国际攀岩比赛完全不一样,速度、抱石和难度攀岩过去都是分开比的,运动员通常都专注于单项的赛事,我们很难兼顾三个项目的训练。”

自从攀岩运动在2016年加入奥运会以来,比赛形式一直是攀岩界关注的问题。很多顶级攀岩运动员都没有获得参加奥运会的资格,比如速度攀岩的世界纪录保持者——印尼的维德里克·莱昂纳多。

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攀岩选手的亚当·昂德拉也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:“(奥运会)这样的设项毫无意义,因为攀岩运动的种类实在太多了。”

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宋懿龄打破过攀岩速度赛的世界纪录,也一度被誉为“世界上攀爬速度最快的姑娘”,但奥运会设项的问题捆住了她的手脚。

一定程度上,宋懿龄最终排名第12位未能晋级决赛并非一个大冷门,主教练赵雷赛后也坦言,队员们已经尽力了,发挥了自己的水平。

中国两名选手无缘攀岩决赛东京奥运比赛设置遭多人吐槽

除了宋懿龄,男选手潘愚非的整场表现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速度赛是他的弱项,在率先进行的速度赛中他排名所有20位选手的倒数第一位。

当时潘愚非表示:“对自己很失望,如果把这种心情带入下一轮很不利,我不会放弃,毕竟奥运会这样的机会太难得。”

随后的抱石和难度赛,潘愚非排除干扰分别获得了第8和第7的排名,但受困于速度赛,他最终以总成绩第14名完赛,未能跻身前八进入决赛。

这是攀岩项目第一次进入奥运会,势必经历磨合与优化,攀岩队教练赵雷也对弟子们充满希望,“他们成长的路还长,以后还要更多积累比赛经验,开阔视野。中国攀岩也将继续备战杭州亚运会和巴黎奥运会,争取尽快赶上国际一流水平。”

除了中国竞技攀岩在不断提高,攀岩背后的群众基础也在不断壮大。

根据中国登山协会统计,截至2020年底,全国自然攀岩、攀爬线路总数超过8000条,攀岩注册俱乐部300家。相关人士表示:“中国攀岩的社会基础正在迅速扩大,未来在竞技、产业方面一定会领先世界。”

足球即时比 广州恒大直播 足球比分007 体育直播 足球赛事分析预测 竞彩比分 足球比分 NBA直播 亚冠直播 欧冠